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千城联播 > 文娱产业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蒋方舟谈身份焦虑:如何才能平静面对“你是哪里人?”

2018-05-29 14:39来源:未知

 一个朋友到一个新的公司,与同事聚餐。在坐定之后、上菜之前的尴尬时刻,一桌人开始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来进行“破冰”:“你是哪里人?”

  对于这个简单的问题,这位女同事却用了四十分钟的时间来介绍她身世的几次重大转折:父辈迁徙、祖辈受迫害,她生在一处,长在一处,落脚点在于:她是个上海人。

  在心理学里,人们开始认识世界和他人,往往容易选择一个脸谱化的印象,因为这是最省力的规则:天蝎座阴险、双鱼座多情、处女座万人嫌……同样的道理套用在地理上:内蒙古人单眼皮塌鼻头会射箭;东北人占领了黄牛、理发和黑社会的市场。

  那个女同事也同样意识到这种偏见,她认为上海更符合她精致高素质的精神气质,所以会这样介绍自己。

  然而我不能理解的是,她为什么要花四十分钟的时间去解释这件事?她到底在焦虑什么?

  说到底,这是一种身份的焦虑。“身份”是多种因素混合的结果,包括财富、地位、家室等等,越高级别的身份,能带来越多的资源,和他人的尊重。

  我不断在他人自我介绍时,听到类似的表述:“我爷爷是个大资本家。”“我祖上出过状元。”这些明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荣耀,都成了为自己的身份添砖加瓦的道具。

  是不是客观的人,就毫无身份焦虑的困扰?也并不是这样。

  上周,我去某个大学做讲座,观众中有一个女孩是我老乡,她不解且愤怒地问我:“为什么在你的文章中或采访里,我们老家总是一个脏乱差又穷乡僻壤的地方?”

  的确是这样,介绍自己的老家时,我总说:“那是一个湖北的二线城市。”我也总爱强调自己如果不写作,就会像一起长大的同学一样,成为火车上扫地查车票的乘务员。

  我反思一下,这似乎是一种逆向的“炫耀”,如同总是强调自己农民出身的企业家,强调自己出身的平庸甚至贫瘠,是为了强调白手起家的不易,以及才华和能力的突出。

  阿兰·德波顿在《身份的焦虑》中文版序言中写道:“现今,身份的焦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,因为每个人获取成功的可能性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。我们每时每刻被成功人士的故事所包围。”

  几乎每个人都有个一夜暴富的朋友,曾经一起吃烤串喝酒,忽然有一天,那个朋友创业做生意/炒股/挖比特币/嫁入豪门,一跃进入更高级的身份阶层,那种焦虑就更突出。

  然而成功的人亦有同样的问题,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“了不起的盖茨比”。在逆袭之后,依然轻易地就被激发出内心的羞耻和自卑:我是谁?我渴望什么?

  我是谁?这是一个越来越难回答的问题,一个人可以同时是山东人、程序员、二次元宅、爆红视频当事人、段子手。人们不断地为自己制造出新的身份,企图在新的身份下获得关注、认同、尊重。

  要么接近想象中的自己,要么降低对自己的想象,才能有一天平静地面对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:你是哪里人?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